(转载)人造全球暖化的骗局是怎么一回事?

 

http://www.youpai.org/read.php?id=2483

摘要:本文根据大量资料全面介绍了人造全球暖化骗局的各个方面。这11个骗局是:1,多数原始温度数据采集点不合格。2,温度数据采集点所在地的城市化。3,错了!你们看到的温度历史曲线根本不是实际数据。4,严重夸大二氧化碳的作用。5,被奉若神明的电脑模型。6,没有物理证据的惊人结论。7,不存在的科学界共识。8,科研过程的腐败。9,严重的利益冲突。10,严重夸大自然气候现象。11,不能被证伪的科学。这是至今为止全面介绍人造全球暖化骗局的唯一中文文章。

1,大多数的原始温度数据采集点不合格

前气象预报专家Anthony Watts原本也是一名人造全球暖化(以下简称AGW)的虔诚信徒。可是,随着他作为专业人员亲身经历的一个个无法解释的事实,加上媒体报道明显的歇斯底里,Watts改变了自己的看法。现在,他的个人博客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全球暖化博客,访问量甚至超过了鼓吹AGW歇斯底里的RealClimate。近年来,Watts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志愿者们致力于调查原始温度数据采集点的质量问题。截至4月份,他们已经实地调查了534个气象站。按照美国官方的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NOAA)的气象站标准,他们发现已经调查的气象站中,有56%是严重不合格的(误差高于5摄氏度);87%的气象站是不合格的(误差高于1摄氏度)。这些不合格气象站的大问题有:位于空调边上,位于停车场里面汽车边上,位于阳光暴晒的屋顶上,等等。

这些不合格的气象站的测量数据多数是偏向暖化一边的。例如,位于加州Orland的一个合格气象站,100年以来没有搬迁过,原始温度数据显示100年来气温反而在下降。


另外一个位于的加州Marysville一个不合格气象站,同样地有100年的历史,现在却就位于空调排风口附近。

它所采集的温度数据会比加州Orland采集的温度高很多是可想而知的。

奇怪的是,许多这些不合格的气象站仍然在为“全球暖化”提供原始数据。Anthony Watts和他的志愿者们的实地调查行动,没有花费纳税人的一分钱。而那些大把消耗纳税人血汗钱的科学家们,却只知道躲在舒适的空调房间里面,用纳税人血汗钱购买的超级电脑,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模型”来证明全球暖化:“外面太热了”,证明纳税人需要以碳排放税的形式贡献更多的血汗钱给他们,用于对付“AGW”。事实上,美国宇航局和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的“科学家”们,没有一次去实地考察他们所用的气象站的质量问题。

使用不合格的原始温度数据采集点,采集偏暖的温度数据,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一。

2,原始温度数据采集点所在地的城市化

再来看一看合格的原始温度数据采集点。假如这些气象站的设置是合格的,很多气象站采集的温度仍然是偏高的。为什么呢?因为很多气象站,在历史上处于人烟稀少的偏远地区,随着时间的推进,气象站所在的地区逐渐地城市化。城市化的后果当然就是大气平均温度上升—即所谓“热岛效应”。例如,位于纽约中央公园的一个气象站,自从1835年以来有记录以来,温度上升了两摄氏度多。这并不说明地球表面的平均气温上升了,更不能说是二氧化碳的增加造成了温度上升。事实上,考察那些一直没有被城市化地区的气象站,例如距离上面的气象站只有55英里远的West Point气象站,其温度同样地自1835年以来就有记录。175年以来,其温度却只上升了0.3摄氏度。这个温度纪录只有略微的变化意义重大,因为1835年是属于“小冰川纪”时期。那时的气温公认地是在历史上偏低的。

不幸地是,众多原始温度数据采集点的所在地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城市化影响。这就造成了原始温度数据的历史曲线看上去在走高。

城市化造成的温度数据走高,是受客观设备条件限制所造成的测量过程的正常变化。这些温度数据本应该被剔除,不用于“平均温度”的计算。城市化造成的测量数据的正常变化被不正常反映到所谓的“全球平均气温”曲线中。进而被说成是AGW的证据。这是AGW骗局之二。

3, 错了!你们看到的温度历史曲线根本不是实际数据

美国最权威的飓风预报专家William Gray国际气候变化研讨会上演讲时说道:美国宇航局的James Hansen博士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数据操纵者”。世界上有4大温度数据收集组织:UAH, GISS, HadCrut和RSS。其中的GISS就是由Hansen博士控制的。Hansen博士对数据的调整可谓“惊世骇俗”。

在其他基础科学的研究中,数据就是数据,绝不可以随便修改原始数据。对原始数据进行操纵,不断地修改各个气象站采集的历史温度数据,却是Hansen博士的拿手好戏。Hansen博士觉得不顺眼的数据,他可以用附近其他气象站看起来顺眼的数据对其进行“纠正”。纠正后的数据才作为原始数据用来计算平均温度。Hansen博士的支持者坚持说,坏数据是可以通过数学方法被“修复” 的。

Hansen博士声称,不但城市中有温度测量偏高的趋势,而且乡村地区的温度数据竟然还有“偏低的趋势”。Hansen博士于是使用其他城市气象站的温度数据来拉高乡村地区的温度数据!AGW鼓吹者们(以下简称“暖化者”))声称20世纪的温度一共只上升了不到1摄氏度。而根据Hansen博士所使用的怪异调整方法,某些并非乡村地区的气象站,历史温度竟然被他降低了了3摄氏度

这些被调整以后,面目全非的温度“数据”,才被用来计算“全球平均气温”的“原始数据”;才是公众看到的温度,也是大多数“科学”研究所基于的温度数据。这样先调整数据,再计算平均值的奇怪做法,恐怕要让那些从事其他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家们目顿口呆。从1940年至今,原始温度数据显示了0.1摄氏度的上升,而调整后的数据却显示了0.6摄氏度的上升。83.3%的温度上升,是由于数据调整造成的!下面的这个曲线取自NOAA的网站,显示的是最终温度数据与原始数据的差值。它清楚地表明了,时间越靠后,温度调整的数额就越大。而历史更早的温度数据上调较低,甚至是下调。这样调整的净结果,就是历史温度的“大幅上升”。
Hansen博士对原始温度进行的调整并不是一次性的有限调整,他每个月都要回过头来对几十年前的历史数据进行调整。 例如,根据2008年3月份的温度数据,Hansen博士调低了1903年和1946年的年度平均温度。为什么现在的温度观测值会影响到100年前的温度读数?恐怕只有Hansen博士自己才能回答。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全球变冷,当前的实际温度不断下降的情况下,只有把历史温度不断地调低,才能既证明所谓的全球暖化。

Hansen博士不但会大幅调整原始数据。而且,他还会生造根本不存在的“原始数据”。在北极地区,根本没有一个气象站。但是Hansen的神奇计算机却知道如何地“外拟合”算法,根据北极以外的气象站,计算出来暖化特征更强的北极温度。而该温度,同样的被用于计算全球平均温度。就是说,根据现有数据推算出来的衍生数据,最后竟然改变了现有数据的平均值。

Hansen博士是一位政府雇用的科学家,是由纳税人养活的。但是,他不但这样地任意调整原始温度,而且还公然拒绝公布他用纳税人血汗钱写的温度调整程序。这些程序属于公众所有,而且也绝非机密。后来迫于压力,他不情愿地公布了不完整的原始代码。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根据他公布的原始代码复制出来他的输出结果。

根据另外三大温度数据组织的数据,绘制出来的10年以来温度变化曲线(见下图,点击图片可以放大)显示,全球温度不但没有上升,而且还在下降。而根据Hansen博士的GISS数据,全球温度依然是略微上升的。
任意操纵、调整原始数据,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三。这是一个特别重大的骗局。

4,严重夸大二氧化碳的作用

全球暖化的歇斯底里,已经造成大家对二氧化碳谈虎色变。其实二氧化碳从来都是地球大气中不可缺少的一个成分。二氧化碳这个不可缺少的一个有机组成成分假如没有了,地球上的植物就会全部死亡。地球自古以来的一直有效的碳循环就会中断。这才是不可想象的世界末日。地球的生态系统就会消亡。二氧化碳不是什么污染物。作为大气中的主要碳成分,二氧化碳代表了地球的生机。事实上,根据美国宇航局的最新卫星数据,随着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世界农作物的收成,以及全球绿色植物总量,的确是提高了不少

二氧化碳不但是大气不可缺少的一个成分,而且,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组成成分。二氧化碳在大气中的含量不到400ppm。要理解这个含量有多小,我们可以想象把地球的大气浓缩到一个100英尺长的足球场上。从一方球门开始算,78英尺是氮气,21英尺是氧气。剩下的一英尺,有6.5英寸是氩气。剩下的3.5英寸,有多少是二氧化碳?只有半英寸!就如一名守门员站在另外一边底线上,他甚至无法看到对对方球门附近的这个半英寸。

换一个比喻,假如一个座无虚席、容纳1万人的体育馆里面的每个观众都是一个空气分子,一万名观众里面,只有四名是二氧化碳!而这四名观众里面,只有一名是最近150年内才进入体育馆的。

这么小的含量,它所造成的温室效应根本不足以造成所谓的“全球暖化”。这一点,是没有争论的。即使是AGW的鼓吹者也不得不同意。那么怎么办呢?他们必须加入另外一种温室气体,水蒸气。水蒸气的温室效应要比二氧化碳来得高的多。从总体上看,大气温室效应的温度上升,至少有70%是由水蒸气造成的。在干燥的沙漠地区,虽然白天酷热,一到晚上,气温立即下降很多。为什么呢?因为那里的空气里面没有水蒸气来留住太阳光带来的热量。而沙漠地区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与其他地区相当。这些二氧化碳,却根本不足以没有造成沙漠地区的夜间气温上升。这样的一个简单的生活实例,足以说明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是微不足道的。

一个相反的例子是,在特别潮湿的地区,人们到了晚上回觉得特别的热,即使白天的温度远没有沙漠地区那样酷热。原因是一样的:在白天,空气中大量的水蒸气留住了太阳光带来的热量。这样的生活实例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了温室效应主要是由水蒸气造成的。

这样的一个常识,是从事电脑模型建构的“科学家”们也否认不了的。他们发明了一种说法,那就是二氧化碳“驱动”了水蒸气的含量提高:先是假定,二氧化碳一定是大气系统的总体温度上升。然后,大洋温度的上升又造成了溶解在海水里面的二氧化碳和水蒸气被排放出来。被排放的水蒸气又造成温度上升,温度的上升又“驱动”了水蒸气的含量提高。这真是神奇的电脑模型!二氧化碳的作用,被神奇的电脑模型运用乘法,不可思议地放大了好多倍。

即使按照他们的模型,温度上升也是由水蒸气直接造成的。但是水蒸气却与“人造”全球暖化的框架格格不入。他们于是发明一个专门用于宣传的说法,那就是二氧化碳是全球暖化的“驱动器”。戈尔和媒体把这个说法变成“二氧化碳造成全球暖化”。

其实,按照这样的模型,不管什么原因,什么时候,一旦地球气温上升了,都会造成上面所说的连锁反应。地球气温就一定要持续上升。既然如此,又怎么能断言二氧化碳造成的轻微温室效应是始作俑者,罪魁祸首呢?

二氧化碳没有这样大的作用。历史上,二氧化碳的浓度曾经是现在的5倍,AGW的鼓吹者所声称的“灾难性连锁反应”并没有发生过。二氧化碳的作用为什么会被如此的夸大呢?请看下一节:被奉若神明的电脑模型。

严重夸大二氧化碳的作用,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四。

5,被奉若神明的电脑模型

全球暖化所根据的物理现象是“温室效应”。温室效应指的是二氧化碳对太阳光的吸收率比较高的现象。温室效应造成相对更多的能量被留在地球表面上,这是没有疑问的。然而,温室效应是否真的是大气温度变化的主导力量?

电脑模型建构者声称,全球大气系统是一个正反馈系统。所谓正反馈系统,就是说这个过程象荡秋千一样,推秋千的力量总是与秋千的运动方向相同,震荡幅度永远是加剧的,越荡越高。这些电脑模型的输出结果显示,全球温度一旦升高,就将没有制约,失去控制,不断升高。

事实上,电脑模型建构者从一开始,就已经假定,二氧化碳会造成总体气温升高。这个事实被作为输入条件,“喂”给电脑模型。上面提到,电脑模型已经是基于正反馈机制的。就是说,电脑模型忽略了自然界李面的多数负反馈机制,基本上已经把正反馈作为一个事实来建立模型。根据温度上升的输入条件,和假定的正反馈机制,电脑模型输出来的不是别的,正是建立模型者所希望看到的结果。这正是逻辑上的循环论证。

这些电脑模型没有考虑的因素有:水蒸气变化造成的云层变化,太阳射线变化的造成的云层变化,火山爆发,特别是海底火山;土地开发;绿化的增减;植物对二氧化碳的吸收;全球洋流系统的反效应;动物排放的废气;发展中国家的真实空气污染;地球运行轨道的变化,等等。

特别是云层的变化,是一个电脑模型根本忽视的气候基本因素。水蒸气增加,会造成云层增多;云层增多,会反射太阳光,阻止热量传到地球表面。

太阳黑子活动的变化很可能是影响云层聚集程度的最大因素。太阳黑子活动低时,太阳发射的电磁射线更多。这些射线传播到地球,会造成云层聚集增加,地表温度降低。近年来的研究发现,太阳黑子的变化周期曲线与地表温度的变化曲线正好呈正相关的关系。而二氧化碳与温度的变化关系确是二氧化碳滞后于温度变化。
我们生活的自然界,从来都不是一个只有正反馈效应的系统。相反,自然界有着很强的自我调节功能,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动态的、有弹性的系统。但是,自然界的大多数负反馈机制,例如上面提到的云层反馈,植物对二氧化碳浓度的反馈,等等都被电脑模型忽略了。这样的模型计算出来的结果,当然就是“连锁反应式”的温度上升。

庞大的地球气候系统的长时间模拟,是一个比一般的气象预报远为复杂的任务。地球大气系统,是一个特别庞大和复杂的混沌系统,目前人类还不能用电脑来准确模拟。这一点,只要看看10天的天气预报的准确度就知道了。而气候系统长期变化趋势的模拟,所涉及的变量更多。连10天后的天气预报也无法准确预报,人造全球变暖的鼓吹者们却声称他们知道几十年到上百年的气候状况!

鼓吹人造全球变暖的“科学家”是怎样模拟这样一个特别庞大和复杂的混沌系统的?复杂系统的模拟要求大量复杂可调参数。这些可调参数的设置有相当的随意性。“科学家”通过不同的搭配,基本上可以让电脑输出任何他们想要的结果。即便是在他们没有蓄意歪曲这些参数设置的情况下,这些可调参数应该设置成什么样子,也远非科学的定论。这就是为什么电脑模型一会儿“发现”全球暖化会造成飓风增加,一会又“发现”不会造成飓风,成为名副其实的万金油模型的原因。除了上面所列的电脑模型忽略的那些重要因素以外,这是过分依赖电脑模型的另外一个荒谬之处。

使用远达不到完全的电脑模型,任意调整其参数,并且把电脑模型的结果奉若神明,最终,让全球人类的生活方式由这些电脑模型来把控,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五。

6,没有物理证据的惊人“结论”

从事其他基础性自然科学研究的科学家知道科学研究的基本规则,那就是绝不能仅仅依靠理论模型来下结论。这里所说的理论,在物理学等现代自然科学里,指的是基于少量的假定,经过严格的数学推导而建构的物理模型。即使是通过这样严格的数学推理建构的物理模型,最终也还是通过实际物理证据来验证。气候“科学”通过电脑模拟建构的模型,则不是这样。它们不是基于严格的数学推导,既不全面,也不确定。这样的不确定模型,更加需要有物理证据的支持,才能被接受为“科学结论”。

然而,AGW却没有物理证据的支持,却还是要通过政治手段,通过政府强制措施,强迫大家接受。AGW声称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与气温有直接的关联。事实却是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与气温没有直接的关联。过去数千年来的历史气温与历史二氧化碳的浓度图表显示,气温的变化先于二氧化碳浓度变化800年。下面的图表对比过去120年的气温变化与二氧化碳浓度的关系(点击放大)。二氧化碳与气温的关系,只有从1968年到1998年这30年的时间里面,呈正相关关系。而在这30年以前,1930年以后,人类已经开始工业化,制造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气温却是下降的。从1998到目前的11年间,二氧化碳的浓度继续增加,气温却没有上升。暖化者们,请问,你们的物理证据在哪里?
暖化者经常指责质疑他们的人不顾科学常识。科学的常识是,要提出AGW这样的惊人结论,不是不可以,提出者必须给出确凿的证据。暖化者有责任提出可重复的物理证据来证明他们的怪论,而不是怀疑论者。

AGW根本没有被物理证据来支持,暖化者却把它当作科学共识来鼓吹。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六。

7,不存在的“科学界共识”

没有物理证据的支持,暖化者如何来鼓吹他们的革命性理论呢。暖化者声称:AGW是不可以怀疑的,因为这是“科学界共识”!这样的共识真的存在吗?

首先,即使真的有所谓的科学界共识,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一种科学理论是否正确,从来不是靠什么科学界共识,即清点正反方的人头数来判定的。恰恰相反,往往是少数科学家质疑错误的科学界共识,证明了以前不被接受的理论才是正确的。科学独侠爱因斯坦发现的狭义相对论,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更不要说,暖化者声称的科学界共识并不存在:

早在1997年,历史性的京都会议将要召开之际,众多的科学家、气象专家就曾经发表公开信,反对二氧化碳造成全球暖化的说法。

2007年12月,联合国气候委员会(IPCC)在印尼的度假胜地巴厘开会的时候,全世界有百名科学家发表至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公开质疑AGW的歇斯底里。

同年美国参议院的一份报告详细列举了在2007年内质疑AGW的400多名主要科学家

2008年4月,参加国际气候变化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其中包括多名气候科学家,签署了曼哈顿宣言,进一步否定AGW的说法。

前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Frederick Seitz支持发起“俄勒冈宣言”,收集相关领域专业人员的真实签名。“俄勒冈宣言”签署者同意:没有让人信服的证据证明温室气体造成地球的灾难式变暖。至今,已经有31072人签名,其中包括9021名有相关领域博士学位的签名者。签名的专业人士包括当代最杰出的物理学家之一,费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

英国社会科学家Benny Peiser博士调查了1993年到2003年的国际科学期刊(ISI)。他的调查发现根本没有所谓的“科学界共识”。在包含“全球气候变化”关键词的所有1117篇摘要中,只有13篇明确支持“共识”,不到1%。

2003年,著名的德国环境科学家Hans von Storch调查了27个不同国家的530名气候科学家,30%的科学家反对人类造成任何环境变化的说法,14%表示不确定。

另外两位研究人员Dennis Avery和Fred Singer通过研究正式发表的论文数据库,找到了500气候科学家认为自然因素造成气候变化。

大名鼎鼎的气候科学家中反对AGW有很多。这里只举几个例子:阿拉巴马大学高级研究科学家Roy Spencer,麻省理工学院气候学教授Richard Lindzen,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教授,飓风预报专家William Gray,现代气候学先驱,威斯康星州大学大气和海洋学教授Reid Bryson(不久前去世),西华盛顿大学教授Don Easterbrook,等等。限于篇幅这里不可能一一列举。这里有一个受到限制的不完全清单,列有更多的名字,以及他们的具体反对意见。

虽然所谓的科学界共识并不存在,“科学界共识”一词还是被当作大棒。谁敢否定AGW,这个大棒就会打下去。大众媒体,科学媒体,乃至政府科研经费都借助这个大棒来压制不同意见。直到现在,有多少普通人知道,11年以来地球气温并没有上升这个“不合时宜”的事实呢?否定AGW,被等同于否认纳粹大屠杀,认同地球是平的。甚至于,美国宇航局的James Hansen博士要求对他们的犯罪行为进行“刑事审判”!这样的做法,决不是科学,而是真正的反科学。

鼓吹不存在的“科学界共识”,压制反对言论,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七。

8,科研过程的腐败

IPCC的标准工作规则这样规定:

(科学报告)被工作小组或委员会批准以后,如下的改变是允许的:用来确保科学报告与政府政策综述或概要一章不矛盾。

IPCC的科学报告部分,据称是按照写科学论文的标准,经过“同行审议”后的一篇“科学论文”。但是按照上面的官方工作规则,被审议批准后的“科学论文”,竟然还可以被改动,并且,是因为要“符合”政策而更改。这就像是为了政治目的而修改事实。不仅如此,到底什么内容被修改了,IPCC拒绝公开。这是政治影响科研的腐败实例。

科研腐败实例之二:“气候科学家”说:研究过程正确与否不重要。

AGW的一个关键宣传点是:20世纪是最暖和的世纪;90年代是最暖和的年代;1998年是过去1000年最暖和的一年。这个说法的始作俑者,是一篇被称为MBH 98/99的科学论文。正是该篇论文发明了“曲棍球棒曲线”

“曲棍球棒曲线”被IPCC的科学报告采纳,被戈尔用在他的电影里面,也被媒体广泛使用。然而,该研究所使用的统计学方法却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该曲线使用两种完全不同的温度测量尺度来还原20世纪前后的温度数据。把这两种测量尺度绘制在一根统一的曲线上,显示出来20世纪以来温度突然大幅上升。2005年,由资深统计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统计学委员会主席Edward Wegman领头的3个统计学家仔细研究了Michael Mann的这篇论文中的统计学方法。他们的结论是

Mann的去中心方法在数学上根本是不正确的...我们相信Mann的分析不能支持他的如下说法:90年代是最暖和的年代;1998年是过去1000年最暖和的一年。

对于这样的学术批评,Mann等却拒绝承认错误。他们的辩解竟然是,方法不正确没有关系;结论对就行了。看来,Mann博士的“曲棍球棒”曲线研究,不但要大幅改写人类的温度历史,而且,他还要推翻人类自然科学研究的基本规范!

IPCC的新报告不好意思继续使用“曲棍球棒曲线”。他们又偷梁换柱,采用了基于同样的统计方法的“意大利面条”曲线,尽管这样类似的方法已经被主流统计学家否定。

科研腐败实例之三:

IPCC科学报告引用Briffa的一篇论文。该论文竟然把60年后与趋势不符合的数据,从趋势曲线上删除。在IPCC的一名审议者指出这个他删除“不方便的数据”后,仍然拒不修改。

科研腐败实例之四:

拒绝公布原始数据的“科学家”。科学研究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公开信和可重复性。然而,气候科学却例外。暖话者、气候“科学家”Phil Jones在回应索取原始数据的要求时说:

既然你的目的是要找出我们的错误,我为什么要把数据给你呢?我们在这个工作上投资了25年的时间!

科研腐败实例之五:

联合国气候委员会(IPCC)学术报告第四版所依据的一篇论文,Wahl and Ammann 2007,问题严重:该文作者Eugene Wahl先是编造论文被"接受"的日期,引用自己尚未被接受的论文,然后又偷梁换柱,隐瞒其引用的论文被两次拒绝的事实。

科研腐败实例之六:

IPCC的主要”科学家”之一Mitchell博士宁愿说谎,也不愿按照”信息自由法”提供IPCC报告的原始讨论纪录 IPCC的”科学家”是否企图隐瞒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以上只是当代气候科学研究过程中大量的腐败行为的几个实例。实际的腐败情况要多得多。加拿大人Steve McIntyre为此专门创立了一个审计博客(climateaudit.org),专门具体调查这些腐败行为和其他数据问题。“曲棍球棒”曲线的严重问题,就是他最先发现的。

科研数据的不公开,科研过程的不透明和腐败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八。

9,严重的利益冲突

鼓吹AGW的歇斯底里,最终的实际结果,就是限制排放二氧化碳,其实就是限制、减少能源消费,限制、减少汽车、炼油厂、发电厂,家用电器等的存在。这样的限制对于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高达几十万亿美元。经济规模的大幅减少将造成大量人的失业–恰恰是穷人受到的影响最大。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受损。有一小部分人反而会因此而发大财。这些人做的是什么生意?正是AGW的教父戈尔正在做的二氧化碳排放许可证交易。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交易的市场在2007年已经达到了640亿美元。戈尔从他直接投资和参与的碳排放交易和为这个庞大市场提供顾问咨询和演讲,已经赚取了上亿美元的财产

一旦美国的国会正式通过以全球变暖为理由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法律,该市场还将爆炸性发展。戈尔的个人财富还将爆炸性扩展。而一旦AGW的骗局被揭穿,戈尔继续发全球暖化财的美梦就将破灭。

就是说,戈尔的个人利益与AGW的鼓吹是否成功有密切关系。戈尔号称为了所谓人类公益而鼓吹AGW。他却又如此密切地把自己的个人利益与其挂钩,这是严重的利益冲突。这种严重的利益冲突,让我们有理由怀疑,当戈尔鼓吹AGW的时候,他是否是诚实的,还是仅仅为了以公益为名谋私利。另外一方面,假如戈尔真诚地相信自己的福音,他怎么会在自己家里大肆制造比普通人大上百倍的“碳脚印”呢?

美国宇航局的James Hansen博士有着同样的利益冲突问题。他从一开始,就是是戈尔的“科学顾问”。戈尔的纪录片里面的多数“科学事实”,都是由Hansen提供的。可以说,AGW的歇斯底里能够发展到今天,是戈尔和Hansen两位精力合作的结晶。戈尔从中赚取的财富,也有Hansen的一份。Hansen作为戈尔的科学顾问和伙伴,他的所谓科学立场,同样是与他的个人利益密切挂钩的。在AGW问题上,他同样有着严重的利益冲突。Hansen博士假如真的顾及科学的严肃性的话,他应当回避,而不是隔三差五地接受媒体采访。

有趣的地,暖话者常常否定任何获得了石油公司资助的研究者,说他们没有可信度。Hansen博士不久前还公开说石油公司的总裁们是罪犯,要求刑事审判他们。那么,戈尔和Hansen这两位,从他们自己鼓吹起来的AGW中获取暴利,他们的话有可信度吗?戈尔的角色,就如一位推销空调的二道贩子,他雇佣了一位科学顾问,对办公楼里面的职员们说:你们看,我的测量数据表明,楼内温度在上升!我的电脑计算出来:楼内温度将不无休止的上升。再不换新空调,你们的生命都有危险了!Hansen博士,不过就是卖空调二道贩子的生意伙伴而已。

不仅如此,Hansen博士的利益冲突还有另外一个严重的方面。那就是Hansen博士是一名政府雇员。而他自己鼓吹起来的AGW,是为政府大大加强对人们生活的管制,大大提高税收提供依据。换句话说,这是政府自己为扩大政府的利益而提供理由。这是政府作为一个团体的严重利益冲突。为了让AGW的讨论真正的有独立性,客观性,我们应该排除那些依靠政府养活的“科学家”的说法。只听取真正独立科学家的结论。

而且,Hansen博士不是一名普通的政府雇员。AGW骗局的成功,必将给他带来大量的相关研究经费增加。在AGW的辩论中,Hansen是最不中立的“科学家”。这位“科学活动家”曾谎称宇航局禁止他说话,却又同时接受了1400多次的媒体采访。有人开玩笑说,Hansen博士的工作是,星期一忙着修改历史温度数据以证明全球暖化。星期二为戈尔当顾问。星期三和星期五忙着接受媒体采访,星期四忙着发表声明,声称政府不让他讲话。

AGW的主要鼓吹者存在着严重的利益冲突,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九。

10,严重夸大自然气候现象,甚至于不惜颠倒黑白

我们生活的自然界总是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气候现象,包括各种自然气候灾害:,飓风,龙卷风,海啸,酷热,严寒,河流泛滥,干旱,冰川融化、冻结,森林大火等等。这些自然灾害自古以来一直就在发生着。并且其发生的频率并没有增加。以飓风威力,根据统计,20世纪上半叶美国发生的飓风次数要高于近年来的飓风次数。同样的,北极附近的海冰也从来不是静止的。在历史上,北极的海冰面积不断地增加或减少,这不过正常的自然现象。北极的海冰面积现在已经停止减少,并且面积还在增加之中。

事实上,根据历史纪录,北极附近的格陵兰岛(Greenland)曾经比现在要温暖,某些地区可能是看不见多少冰雪的绿地。更早以前,格陵兰岛曾经被森林所覆盖。欧洲的阿尔卑斯山现在常年冰雪覆盖,是滑雪胜地。然而在历史上,阿尔卑斯山(Alps)也曾经是一片绿色的(见图)。这些证据强烈显示,数百年以前,地球要比现在热得多。这同样是正常的自然气候现象。

然而,在全球暖化的全球歇斯底里的今天,每一次自然灾害都会被说成是由于全球暖化造成的。始作俑者,当然是戈尔的电影《不方便的真相》。这部所谓的“纪录片”硬是把造成重大灾难的“卡特琳娜飓风”说成是全球暖化造成的。这种说法根本没有科学根据。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危言耸听。历史上比卡特琳娜飓风强度更大的飓风有很多。即使全球真的变暖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0.7度,也绝对不可能从科学上推论出来卡特琳娜飓风因此而发生。这种不顾基本的科学常识的歇斯底里,绝对是一种诈骗行为。

事实上,科学家的说法恰恰相反。美国最权威的飓风预报专家William Gray博士的结论是飓风的发生于所谓的全球暖化没有关系

2008年夏天,美国中西部地区接连降雨,造成大水泛滥成灾。这同样地,不可避免地,被说成是全球暖化造成的。有一个小问题是,从1998年到2008年,全球没有暖化。全球在冷化!根据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的数据,美国中西部地区当时的温度比平均温度值低。由于海水的保温效应,海洋的气温下降要比内陆地区来得慢。来自大西洋的相对较热的空气侵入美国中西部,与当地的冷空气相遇,造成了特别多的降水。而假如全球暖化,同样由于海水的保温效应,内陆地区的气温会比海洋气温高。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大水正是由于全球变冷引起的。还有什么比暖化者这样完全颠倒黑白更能说明全球暖化骗局的恶劣程度呢?

不幸的是,这样的骗局几乎每一天都在世界各地的媒体上演。中国百年不遇的寒冬和雪灾,竟然也被“气候专家”说成是全球暖化造成的。更有甚者,就连最近的地震竟然也被说成是全球暖化造成的。

把正常的气候灾难说成是全球暖化的后果,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十。

11,不能被证伪的“科学”

1988年6月23日,Hansen博士专门去美国国会作证。为了证明全球暖化,他还故意关掉了听证会的空调系统。他的这次作证,被广泛认为是AGW的重大转折点。从此,AGW的说法成为主流。Hansen博士当时在听证会上使用下面的这幅图表预言,到2008年,全球温度将会比1998年上升1摄氏度。
20年过去了,Hansen博士再次回到了国会。再度风光。然而大自然却不像媒体那样买他的账。现面的一张图(点击放大)是根据UAH卫星温度数据绘制的。左边箭头所指的是Hansen第一次国会作证时的全球平均温度,右边箭头是正好20年以后,Hansen重返国会时的温度数据。20年了,全球的温度不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0.4度多。
20年后,Hansen博士的“科学”预测被证伪了。Hansen博士却依然大言不惭地说:“正在变暖,在陆地上大约是两华氏度”。Hansen博士是永远不会被打败的。大自然的威力算什么,研究大自然的“科学家”Hansen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让我们来看一看Hansen博士所依据的电脑气候模型地其他成果:

电脑气候模型声称,地球温度将不断地变暖。从1998年以来11年了,地球的气温却没有变暖。最近18月以来,气温还在不断地下降,降幅惊人,18个月来的总降幅相当于过去一个世纪的升幅

电脑气候模型要求海洋温度一定会不断上升。可是实际测量的温度却显示海洋温度在下降--暖化地球的能量到哪里去了?

电脑气候模型要求空气中水蒸气的浓度不断上升。可是实际测量的结果却是有升有降。直接导致全球温室效应的水蒸气到哪里去了?

电脑气候模型宣称北极的海冰层将会一直融化。事实是北极的海冰容量已经回升。全球的海冰容量竟然创下了25年以来的历史新高

电脑气候模型宣称全球的海平面将会持续上升。事实却是海平面已经停止上升。

电脑气候模型没有能够预测到南极洲的冰雪层加倍,并且增加速度还在加快。

AGW的重要论文,“曲棍球棒曲线”,被统计学家完全否定。气候科学家却坚持不认错。继续在联合国的报告中使用类似的统计方法。

尽管有这些“问题”,电脑气候模型和基本上完全建立在电脑模型基础上的“全球暖化”气候科学还是被奉若神明,继续在全球媒体上传播“科学”的“福音”。暖化“科学家”们继续坚持他们的“研究”,继续不断地修改着温度历史数据,不断地调节着他们的电脑模型。还有什么可以让他们承认,“你们的科学是错的”呢?

真正的科学研究,通常是提出一种理论或假说,然后想方设法地去挑战这种假说。只有在一种假说在实验上久经验证,理论上有自相融洽的,才会被接受为科学结论。当代气候科学却正好相反,对AGW的任何挑战,被贬低为“否认者”,“地球平坦论者”,“不懂共识”,等等。而只要是主张AGW,立即被大家接受。例如上面提到的“曲棍球棒曲线” ,明明是推翻了被广泛认可的“中世纪温暖期”,却没有一个科学家起来质疑,最后是一位加拿大的业余专家和一位属于圈外的统计学家打破了沉默。

一个永远也不会被证明是错误的学科,不是科学。不能被证伪、不是科学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例如宗教信仰、道德准则等等。只有高举“科学”的大旗,却不能被被证伪的“科学”,才是伪科学。不幸的是,当代气候科学,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已经被一群政治活动分子,忽视科学家职业道德的科研人员,和做全球暖化生意的“科学家”劫持了,沦为伪科学。

这是人造全球暖化骗局之十一。

重要的转载说明:本文包括大量的链接和图表。纯文本转载的读者无法看到这些。请到本文的原始出处( http://tocom.blogspot.com )获取原始的多媒体超文本。转载请保留此说明。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转载)人造全球暖化的骗局是怎么一回事?

  1. Zakk says:

    Read this article today and got shocke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